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圣魔大战
圣魔大战

圣魔大战

在冷冽的清晨中,「百花圣女」白灵素蹲坐在浴桶旁,嘴角旁边仍有精液乾涸的痕迹,虽然已被安儿用「销魂百式」调教了一年,但只要想起昨晚像淫荡的妓女一样,扭动圆润雪嫩的丰臀,逢迎安儿猛烈的抽插情形,就会有股满身污秽低贱的强烈羞耻感。
  白灵素想道:「我可是圣女继承人,要守护武林的正义与节操,怎么尽想一些难为情的事,我是不是爱上安儿了呢?不然怎么会陪安儿度过这么荒唐的一年,反正又没人知道,当安儿一个人的专属妓女也不错啊。」只要想到这里,白灵素的心跳越来越加快,身体就会像被点燃似的燥热起来,她忍不住发出哼声,意想不到的快感从下腹部涌出,逐渐升起了慾火,慢慢侵蚀了白灵素全身。
  她的脸上也因为躁热的缘故,迅速蒙上了一层红晕,那张泛着苹果红的俏脸,是多么的诱人,白灵素无法克制自己的甜美感所带来的诱惑,用水瓢舀起水来,一只脚踩在浴桶边缘上,慢慢将真气注入水瓢,一道水箭射出,类似肉棒的温暖感打在大腿根上,使她想起安儿强而有力的抽插。
  在没有衣物的牵绊下,白灵素的乳房在空气中轻轻摇摆着,那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更是轻轻跳耀着,她用另一只手抓紧那浑圆而又性感的双峰,似乎觉得不这样做美感就会流失,下体的搔痒感越来越强,她一下靠近水瓢,一下又远离,配合着自己的需求调整水箭的威力,然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。
  白灵素在内心呻吟道:「唔……啊……不能这样……安儿……都是你害的……乾娘以后……怎么见人……」内心虽然这样想,但抓住乳房的手向下滑动,用手指轻轻在阴毛的部分绕了绕,立刻发出了「窸窣窸窣」的摩擦声,在湿淋淋的白色阴毛覆盖下的花瓣上,手指开始上下慢慢摩擦,食指弯曲,刺激着敏感的阴蒂,白灵素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,只能沉浸在快感里不断的自慰了。
  白灵素深深叹一口气,水瓢有千斤重似的,脱离她的手掉落在地上,她已经无力站在那里,后背靠在竹墙上支撑身体,全身的体温开始呈直线上升,握住丰满的乳房,梦呓般地叫着,一边玩弄乳头,把硬起来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,而下面两片粉红色阴唇中间的肉缝,竟然已经被秘唇里分泌出来的蜜汁给弄得湿淋淋的。
  全身都在为追求快乐而颤动,身体的感觉走在思想之前,在花瓣上摩擦中指,慢慢插入湿淋的肉缝里,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颤抖,忍不住弯下身体,白灵素呼吸越来越急促,心里虽然想不应该这样,但还是用手指抚摸阴蒂,插入秘穴的手指先在里面旋转,然后改成进进出出的动作。
  上身向后挺的白灵素,从阴道里传来的阵阵麻痒快感,使得她感到空虚不已,轻轻闭上眼睛,同时皱起了眉头,立刻在脑海里出现安儿的健壮身体,被那粗大的金芒肉棒插入时,那种无比的幸福感,伴随着淫荡的呻吟声回荡在浴房里,肉慾已然掌握了她的理智,想要到达高潮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。
  白灵素口中发出像梦呓般的呻吟声,轻哼道:「啊,要泄了!」对迅速到来的高潮感,白灵素紧缩臀部的肌肉,全身开始颤抖,刹那间脑海里形成一片空白,阴道口不断痉挛着,好像要把自己的手指夹断似的,同时还喷出了大量的蜜汁,但这一次只是轻度的高潮,所以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恢复意识,但也产生自我厌恶感。
  白灵素自语道:「这样敏感的身体,是不能做好圣女的本分的。」用浴巾擦乾火热的裸体,白灵素穿上衣服,提振起精神走向安儿,这时的白灵素已经恢复成不食人间烟火的「百花圣女」。
  白灵素用娇艳的朱唇轻吻了熟睡中的安儿,默默道:「等乾娘解决了今天的事以后,乾娘就可以抛开圣女的职责,专心在安儿跨下承欢了。」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离「仙居谷」五里外的「百战坡」,「百花圣女」白灵素和「极乐魔女」黑月蓉正在进行十六年前的延续之战。
  白灵素淡淡道:「看来魔女你的功力进步不少,再打下去,只会跟十六年前平手一样,就用最强一招决胜吧。」体内「百花圣心诀」提高到第九阶段,脚下化出白光万丈的莲花气劲,白灵素盘坐其上,「观音坐莲」的千百道锐利花瓣真气,覆天盖地的射向黑月蓉。
  黑月蓉咯咯笑道:「这么急啊,圣女不是赶着回去陪男人吧。」嘴上虽轻松的嘲弄,也使出「极乐销魂功」第八十八重天的「罗刹残心」,周身气罩形成一个密闭的黑色球形。
  随着黑月蓉的前进,气罩与花瓣相互消耗,两人的武功不相上下,最后在一尺之距掌心相抵,还是进入内力互拼的凶险境界。
  突然安儿出现在场,大叫道:「乾娘、师父,您们为什么要打架?」原来他发现乾娘偷跑出去后,就一直在后跟踪,由于身具两门相反的内力,将气息都抵消掉,连白灵素也没察觉到安儿。
  白灵素、黑月蓉两人心中同时想道:「她怎么会认识安儿?」安儿心情激动下,竟吐出一大口鲜血,白灵素、黑月蓉两人一惊,同时急忙收掌,翻身落在安儿身旁,一人一手为安儿把脉,刹时再吃一惊,安儿却已陷入昏迷之中。
  两人乃当今武林最强的高手,一触便即知安儿的状况,「百花圣心诀」和「极乐销魂功」本来就不能并存,当然也无人会同时去练,但安儿天赋异禀,竟由和白灵素、黑月蓉两人合体交欢习得,由于安儿晚上和白灵素做爱后,早上就跑去和黑月蓉做爱,所以两种武学的根基一直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,可是今天黑月蓉却跑来决斗,计算起来安儿和白灵素昨晚就多做了一次,圣心诀压过了销魂功,才使安儿在心情激动下,引起内力冲突痛昏了。
  只见黑月蓉在光天化日下就脱掉身上黑纱,把安儿的裤子解开,将金芒肉棒纳入自己的秘穴抽插起来,白灵素只能在旁吃醋加忌妒,安儿这种不循正规的练法,使她们无法以本身内力注入安儿体内相助,只能用原来交合的方式帮安儿的内力调至平衡。
  黑月蓉一边利用安儿的肉棒达到高潮,一边喘气呻吟道:「百花圣女……还要……打下去吗?」
  白灵素也感到好笑又无奈,若她们两个缺一的话,另一个也终生不能跟安儿继续做爱,那即使得到胜利,往后的人生不是也了无生趣吗?
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在天意的作弄下,本是宿敌的白灵素和黑月蓉,因为舍不得放弃和安儿鱼水交欢的快感,只有放弃传统的圣魔观念,屈服于爱情之下以姊妹相称,就这么一起生活在「仙居谷」,最快乐的莫过于安儿了,他不用再两地奔波,就能在一张床上享受世间最美丽娇艳的两具迷人胴体。
  这一年来,白灵素和黑月蓉试过各种方式,甚至三人一起做爱,总是无法融会安儿体内的两种真气,幸好和安儿做爱本身就是一件升天幸福的快事,日子过的倒是优游自在。
  只不过黑月蓉却对白灵素的身体也有着莫大的兴趣,或许是不能在决斗中分出胜负,就想在床上一较高下吧,安儿和乾娘、师父做完爱后,黑月蓉总会喧宾夺主再缠着白灵素做一次同性间的合欢,安儿自是在旁好奇的观战。
  今夜依旧情热,安儿大战完乾娘、师父后,就识相的挪开空间,黑月蓉笑嘻嘻的挨近白灵素,端坐着的白灵素立刻将她的裸身移开,道:「蓉姐,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」黑月蓉出了神似的说道:「啊啊……素妹的肌肤……散发着美丽的清香光泽……」用手指轻轻的触摸白灵素柔软胸部的粉红乳头。
  黑月蓉将红唇贴近,和白灵素的香唇重叠在一起,白灵素虽然是摆动着脸不愿意,但是身体却无法离开,于是黑月蓉的手指握住白灵素白晢的乳房,乳头自然的发硬起来。
  黑月蓉亲吻白灵素花瓣般可爱的香唇,丁香将白灵素的唇拨开,然后进入口腔内寻找,用舌尖慢慢舔弄时,白灵素好像很难过的微微张开嘴叹息,趁这个机会,黑月蓉把红舌插入,一下子就将想逃跑的白灵素的舌给逮住,二个人舌头纠缠在一起,口水混合在一起,白灵素知道安儿也喜欢看她们两人假凤虚凰,只好接受现实的回咬黑月蓉的舌,彼此都做甜美的叹息。
  黑月蓉道:「让我吞下你的口水,素妹的口水,蓉姐最喜欢……」将那魔女般的裸身躺了下来,然后将嘴巴大大张开。
  白灵素将脸靠近在黑月蓉脸的上头,然后将口水倒入黑月蓉的口中,当白灵素的口水流入口中时,黑月蓉没有马上将口水吞下去,先暂时和自己的口水混合在一起,然后慢慢的品尝。
  黑月蓉晢白的喉咙发出了声响:「啊啊……太美味了……素妹的口水,好香甜啊……」说着,黑月蓉抓起白灵素的手指,不得已,白灵素也只好和她紧抓在一起,黑月蓉的手虽然是冰冷的,但是却给人光滑的感觉。
  黑月蓉媚声道:「素妹……这回换你来吞下蓉姐的口水。」白灵素面红耳赤地道: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行啦……」黑月蓉拉着白灵素的手,白灵素蹒跚似的被黑月蓉推倒,弯曲迷人的成熟裸身,简直是如同一条白蛇般妖媚柔软。
  白灵素紧抿红唇,秀眉紧蹙,只好照着黑月蓉的话做,黑月蓉口水一下子倒了下来,白灵素同样的没有马上吞下,在品尝之后,喉咙就发出了声响,不可思议的甜美味道充满了口腔内。
  黑月蓉本来是想作弄白灵素,但看到白灵素似恍惚且出神,喘着气的动人美态,不禁情迷下,将柔软的裸身重叠在一起,如同丝缎般晶莹细致的肌肤和肌肤,完全的互相接触在一起,紧绷的美腿将白灵素合拢的双脚分开,并且进入大腿间摩擦起来。
  黑月蓉心中道:「我要好好的对待你……百花圣女……」将白灵素揽在怀中,黑月蓉的唇爬在白灵素的脖子上,亲吻着粉颈、香肩、清丽脸庞,积极而大胆的爱抚着白灵素的乳房,黑月蓉感觉出还像花蕾的白灵素坚硬肉体,慢慢松弛,就撩起她的头发抚摸耳垂,又把唇贴近了白灵素的耳朵并轻轻的用牙齿咬着,用舌尖舔粉红色的耳垂,火热的呼吸吹入耳孔。
  黑月蓉在白灵素耳边甜蜜的悄悄说:「嘻嘻,素妹的这里最敏感。」白灵素不知道自己的性感带受到爱抚,那种感觉使她震惊,颤抖一下缩紧脖子,对将要有快感的白灵素而言,甜美的细语也是很大的刺激。
  一只手放在胸前,玩弄可爱耳垂的黑月蓉,把目标改到乳房上,和纤弱的手脚相比,特别发达的双乳耸立,经过轻轻抚摸时,发出粉红色光泽的乳头开始勃起那阵阵的痉挛,白灵素以为是刚才跟安儿做爱留下来的余韵,然而这种感觉更强烈了,强烈的整个人好被火燃烧的一般。
  黑月蓉美丽的眼睛露出强烈的慾火看着白灵素,白灵素很难为情的用手掩饰着胸部,羞耻道:「蓉姐,不要紧盯着我……好丢脸……」黑月蓉作出妖艳的笑容,吸吮白灵素的饱满胸脯,把圣女的乳头含在嘴里,令人发痒的温柔感触,的确使白灵素觉得很舒服。
  白灵素发出能使听到的人感到快感的哀怨声音,媚眼半眯、秋波流转,恣意享受黑月蓉的轻抚温柔,同时扭动身体,黑月蓉吻她胸部的事实,被温柔动作戏弄敏感的乳头,使她感到无比兴奋,自从黑月蓉和她搞同性恋以后,身体好像更敏感了,白灵素不知不觉中抓紧棉被,摆动细而光滑的腰肢,挺耸两片翘而饱实的丰臀。
  黑月蓉发出甜美的声音,挺起美丽的乳房压在白灵素身上,白灵素把脸靠在就是女人看了也会喜欢的乳房上,黑月蓉稍许抬起胸部,出现一点空间,白灵素感到一阵炫目,就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里。
  黑月蓉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,妖魅的叹息,美丽的眉毛也弯曲,香唇翘起,手指抚摸白灵素的耳根,不久后像白蛇般的黑月蓉的裸体向下移动,把白灵素修长的美腿分开竖起,黑月蓉把头埋在白灵素的双腿之间。
  白灵素窒息般的叫着:「啊啊……素姐……不行……我的阴部……不要看啊……」平常都是由安儿来做的动作,黑月蓉现在将脸埋入白灵素的三角地带内窥视着,然后手指沿着花瓣肉缝来回游移,将整个手掌覆盖住白灵素秘穴,努力想把花瓣移往自己近一些,搓弄着尚未充血的阴蒂,也抚摸着白灵素的雪白修长大腿。
  越来越大声的娇喘,自红着脸的白灵素嘴中发出,发现自己在黑月蓉抚摸下,秘穴竟湿淋淋一大片,一阵悸动由下体传来,白灵素心中一荡,一股情慾渐渐蔓延,黑月蓉见秘穴已经湿透,手指将花瓣分开,一边用手指逗弄着白灵素张开的湿润花瓣,一边吸吮阴蒂、舔着秘穴深处,白灵素的饱满胸脯随